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深夜色魔
深夜色魔
今夜烦闷得恼人,太久没有出草,全身上下无聊得发痒,我们叁个死党聚在一起,讨论好今夜凌晨一点出击。


  我们常用的技俩就是寻找情侣偷情的轿车,这种车在山区道路很多,幽暗的路边或隐密的叉路,都看的到他们的踪影。当然这也是我们下手最好的地方。我们作案的方法是当发现猎物时,先观察一般时间,确定他们已箭在弦上之时上去骚扰或恐吓,多半当时都可以得逞,计划也可以继续进行。


  叁个人共骑一辆机车,在山区产业道路转来转去寻找猎物,箱子里装有一些器具,宽胶带、麻绳、麻药、数位相机、开山刀,还有一只制式黑星,这些都是作案用的工具,到时候就知道它们的用途。


  转进一条小路,这边可是情侣偷情的热门地点,果然不出所料,里面停放一辆白色的宾士叁百,车窗内人影摇动,看得出来已经开始办事了,因为他车子没有熄火,所以我们偷偷躲到车边草丛後伺机而动。


  数分钟後,突然车门一开,我们都被吓一跳,才注意到他们只是把战场由车内移到车外,只见女主角胸口大开,短裙卷到腰际,一个白屁股空荡荡的爬出车外,顺势便躺在旁边的草地上,看起来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样子,一副短发清纯的模样,看不出来如此淫浪。她大字躺在草地上,嘴里发出撩人的声音,把我们叁个人的肉棒都叫的直指天际,夹在裤裆内好不难过。


  千呼万唤之中,男主角才慢慢出现,看起来车上那一仗已让他丢盔弃甲,目前还在没有恢复过来,下面的小弟弟像只死掉毛毛虫垂在那边,年纪约叁十岁上下,女孩急急爬起来,用手捧起那只毛毛虫,无限惋惜地一张口就含到嘴里,希望它能起死回生,刚刚她并没有得到满足,急於这次达到目的,无奈那只虫真的死透了,半天没有一点反应,她真的急了,把上身仅存的衬衫完全脱掉,趴在地上翘起大白屁股划圆圈,口中发出更恼人的淫声,希望那男人会有所反应,男主角还是一样,旁边的我们都快射出。


  当下我们互看一眼,是行动的时候了,叁人拿着家伙跳出草丛,两人上前控制男主角,用宽胶带把吓呆的他手脚绑住,嘴巴贴住,用麻绳绑在旁边树干上,我走到女孩背後,她还摇着屁股浑然不觉,我举起枪来,用枪管插进她那热烘烘又湿淋淋的肉洞中,她发出一声叹息,开始前後摇动。并不知道发生什麽状况的她,还在自得其乐,追求性爱的高潮。


  同伴将男主角处理好後也过来,大家都为这女子的淫荡感到好奇,我慢慢抽出枪管,她不满地叫了一声,带着满目春情缓缓转头,当她看到我们时,一脸的惊恐驱走了满面春意,坐在地上向後爬两步,我们一涌而上,开始正式干活。


  壮硕的西瓜一把抓住她双手,用胶带绑在背後,顺势抓住头发向上提,掏出胯下涨得发亮的冬瓜就塞入她嘴里,瘦小的老鼠用麻绳绑住她脚踝分别拉开绑在两旁树干上,就趴在她呈大字的两腿之间,开始玩弄那个淫荡的肉洞,我持枪在旁边戒备,一面看他们玩弄那女人,一面拉下拉链掏出自己的家伙打起手枪。


  那女人一辈子也想不到会碰到这种事,下巴张开到极限,才勉强含住西瓜的大肉棒,嘴角流着口水,发出呜呜的声音,因为下身的刺激太强烈,老鼠耍出他的五指神功,将她搞得穴水直流、媚眼含春,刚才的惊恐已一扫而空,拼命的摇动屁股,恨不得老鼠将五只指头都塞进去。


  看到这般景象,忍住肉棒一阵一阵的快感,掏出数位相机开始拍照。拍了数张吹喇叭和肉洞湿淋淋的特写镜头,我转头注意树干下那男人的动静,发现他胯下那只死虫又复活了,而且还不小,跟西瓜的不相上下,怪不得那娘们爱的如此死心塌地。


  我先帮他拍几张特写,再把他从树干上解下来,拖到那女人身边,叫他把肉洞里的淫水和上一次他的精液都舔乾净。他一副不愿意的表情,我一脚向他命根子踩下去,他叫得跟杀猪一样,才把脸凑过去开始舔。


  老鼠又在准备材料了,他把口袋里的晒衣夹取出,夹在那女人的乳头上,左右各夹两个,最後又在阴核上补一个,那娘们开始全身颤抖,把力量用在嘴上,拼命的吸西瓜那只大阳具,西瓜抽动得越来越快,一下子就泄出来,那娘们嘴无法容纳如此大量的精液,从嘴角流出,西瓜摔她一个耳光,她只好乖乖地吞下去。


  我看她男友把蜜洞舔得差不多,再吩咐他把屁眼也舔乾净,准备下个步骤。西瓜泄了以後,到旁边休息了一会儿,又拿出一只特大特长的叁叉电动按摩棒过来,一脚把男主角踢开,直径五公分长廿公分大头插进那淫荡的蜜洞中,旁边一只特长分叉插进屁眼里,一插就进去十公分,另一头顶住阴核,就把开关打开,那娘们的屁股开始跳舞,为了不让她太激动,把他男友的屁股推到她面前,叫她也把他的屁眼舔乾净,她嘴里还有西瓜的大量精液,用嘴唇和舌尖全抹到她男友的屁眼上,提供了很好的润滑。


  西瓜再拿出一只双头电动按摩棒,一头插入她男友屁眼里,吩咐她把另一头含着开始抽插,我们叁个人在旁边看好戏,那娘们全身上下都在颤抖,乳头上的晒衣夹摇动得吱吱作响,嘴上和下面的按摩棒发出嗡嗡的声音,将现场的气氛和她一起带到高潮,她吐出一头插在她男友屁眼的双头龙,口中发出母猪一般的哀嚎,太过瘾了。


  【完】